这对每个拥有梦想的年轻人来书打击都很大周大

在美国人的地盘,我们开的工厂很难和他们美国人竞争,因为他们瞧不起我们国人,我们也很难将生意做大。洪运拳馆这种依靠捞偏门的生意可是仅此一家,但已经是协胜堂的主要收入来源了。”
 
    司徒美堂说的时候轻描淡写,仿佛只是给年轻不太知道洪门财务底细的周大鹏解释,但刘浪却是听得肃然起敬。
 
    曾经的时空历史对司徒美堂的“纽约抗日慈善总会”八年时间捐赠了近1500万美刀只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甚至很多现代人会以八十年后的物价来看这笔巨款,觉得并没有多少,不过是每年不到二百万美刀而已。
 
    其实,依照当时的物价和购买力,这笔巨款几乎相当于未来的十来亿美金了。要知道,整个美国政府,为了自己在远东的利益,在战争期间给国的援助,也不过二十亿美金而已。那可是一年可下水十艘航母,产出一万多架飞机装备数以百万计军队的超级大国,也不过只是给了这批在美国大陆苦苦求生数万华民众百倍左右的捐赠而已。
 
    而且还是在数万人都在依靠着洪门并不怎么丰厚的收入生存的情况下,每年少了一百八十万美刀,也是将整个帮派的三分之一收入给捐了出去,同时也意味着每个洪门帮众一年少了近三分之一的收入,那对一个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将不言而喻。
 
    但这样的捐赠,却是一捐,是八年。
 
    这同样是一批为国的反击侵略者战争做出贡献的人,国人。
 
    无疑,洪门大佬的话将满怀希冀的周大鹏推向了深渊。
 
    每个人,都有梦想。年轻的周大鹏也不例外。
 
    回到祖父的故乡参加保卫故土的战斗,是他最近才生出的梦想。当一名出色的空指挥官指挥着强大的空军去战斗却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两个梦想并不冲突,而且还能很好的融合在一起,眼看马要实现,却因为资金被否决了,这让年轻的周大鹏大为沮丧。
 
    确切的说,是很沮丧。梦想几乎还没开始夭折了,这对每个拥有梦想的年轻人来书打击都很大,周大鹏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嘿嘿,司徒门主,其实大鹏这个设想倒是不错,虽然资金所需较高,但并不是不值得一试。这样,这九百万美刀前期投入,由华商集团海外分公司来承担,昨天我赢得三百万美刀现金做为前期资金,最迟两个月后,剩余的六百万美刀会全部转到您要成立的抗日慈善总会账户。不过,捐赠簿,我希望不要出现华商集团的名字。”刘浪略一思索,说道。
 
    “这怎么行,怎么能让华商集团一家出资,我司徒美堂和洪门数万子弟也是要为故土出力所能及的的一份力的。”司徒美堂听刘浪如此一说,先是一喜,接着反而有些不悦起来。
 
    刘浪一看,知道所有的钱都自己给大包大揽下来了让这位洪门大佬有些郁闷了,当下轻轻一笑继续道:“司徒门主可别误会,这只是前期投入,实际要想组建一支有战斗力的空军,这些投入还不够,尤其是招募飞行员和技师都需要不少的费用。当然,更重要的是,还需要您和国府那边联系然后再和美国政府这边沟通得到他们的认可,想说服那帮政客们,可也需要不少的钱。这些,恐怕都得劳烦司徒门主了。”
 
    刘浪这么一说,司徒美堂的脸色缓和了下来,但脸却又涌出一丝惊异:“如果刘团长你和国府进行联系,这不是更好?这对于你来说。。。。。。”
 
    虽然司徒美堂的话没说得很明白,但言下之意刘浪却是很清楚,那分明是很疑惑刘浪为何会把如此大的一个受奖立功的事儿往外推。要知道,国政府不花一分钱白得一支拥有一百架飞机的航空部队,那绝对是天掉馅饼,如果是刘浪美国之行促成此事,这校少不得立马变成少将,妥妥的升官,算光头大佬再不待见他。
 
    可刘浪,是真的不能再冲到前面了。
 
    淞沪一战,刘浪横空出世一炮端了日军第七联队的司令部让国军队全歼日寇四千多人获得了青天白日勋章可以说运气爆棚。
 
    长城一战,刘浪率领麾下依据地势之险力抗第八师团十天并成功偷袭其重炮部队最终把失去重武器的第八师团两万人打成了一坨翔,也可以用实力加运气来形容。哪怕战斗连拒了光头大佬十道金牌,鉴于他刘浪的滔天军功,光头大佬也只能暂且忍了,没剥夺他的军权,只是没升他的官并最终将独立团踢出央军丢到装备最差的刘湘第七军。
 
    但是,光头大佬不停往独立团掺沙子已经说明他对刘浪这个能打仗却又不是很听话的家伙已经很警惕了,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这头被丢到鸟不拉屎地方的猛虎。
 
    如果刘浪出趟国,又整回一个华人雇佣兵航空部队来,那光头大佬那颗警惕之心还不立马爆棚?在美国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刘浪都能折腾出如此大的花样,如果再给他在国内顺风顺水的混个几年那还得了?
 
    不听话的刘团座那天话,其实话并不需要说的太明白。
 
    当刘浪面露苦笑却并不说话,司徒美堂那颗历经了六十八年岁月的大脑就已经明白,这其中定然有难以言说的苦衷。但是,却对刘浪更是钦佩,世间皆言名利,名尚处于利之前,可见这个“名”字的巨大魔力。无论出于何种缘由,刘浪能放弃如此一个扬名华夏并且升官发财的机会那都是需要足够的魄力。
 
    当下,司徒美堂微微一笑便不再提此事,一口答应道:“好,这些事都交由老夫去做,别的不敢说,最多两年,老夫就当带着海外华人捐赠资金筹建的航空部队抵达国内,到时候,希望能和刘团长并肩作战,卫我华夏大好河山。”
 
    “哈哈,好,那就一言为定。”刘浪哈哈大笑着与伸出手掌的老爷子击掌为誓。
 
    华人航空义勇军,比曾经时空中的美国退役和现役飞行员组成的“飞虎队”更早成立了七年,刘浪很期待这只从未出现过的部队能给自己和华夏带来足够的惊喜。
 
    要知道,在三年后的淞沪会战中,中国将所能出动的战机尽数出动也不过三百架,但日本人,仅派往中国的陆军和海军空军就高达二千多架,是中国的十倍之多。弱小的中国空军,几乎在那一战尽数皆墨。
 
    也就是在那一战,中国从此就失去了空军的掩护,导致重炮被日军轰炸机炸毁,阵地被日军轰炸机狂轰乱炸,一连串的恶性后果连锁式显示,导致一次又一次大型会战损兵失利。如果尚有一支能抵抗的空军让日军轰炸机不得如此肆无忌惮,日军光凭陆军,可不会赢得那般轻松,就算败,中国数以百万大军也能把日本人狠狠的啃下几块肉来,让他们痛彻心扉。
 
    “刘大哥,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按照我的想法来建航空大队了?”周大鹏满脸兴奋地问道。
 
    “不”刘浪却很坚决的摇头,“你的想法虽然很不错,但按你说,要建就要建最好的,不光是人,还有装备,你所说的那两种机型不行。”
 
    “不可能,鹰iii型战斗轰炸机和a12攻击机是现行美国主力战机的出口型,已经是能在美国买到的最好战斗机了。”周大鹏被刘浪如此一说,差点儿没跳起来。
 
    在专业上被质疑,若不是刘团座有偶像光环的作用,周大鹏恐怕早就蹦了。
 
    “嘿嘿,没错,你说的鹰iii型战斗轰炸机和a12攻击机的确是美国目前外销机型中算是最好的了,但是,他们做为主力战机已经服役了好几年了,美国军部对这两种性能并不算出众的战机也早已不满很久了。一个想在全世界保持战斗力领先的国家,又怎会在制空权上落于人后?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换用新型战机,而我们,需要这种新型战机。”刘浪轻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