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找国政府掏钱由我们筹措的捐款里面支付

看了看笑眯眯同样鼓励性看着自己的刘浪,周大鹏鼓起勇气,继续道:“我觉得,国是门主你和我们祖辈的故乡,那也是我们这帮生在美国长在美国的年轻人们的故乡。虽然我不是很懂故乡是什么,但我知道,那是我们所有华人祖先生活的地方。我的故乡在国,不是在美国,这个道理我很小知道,因为,大部分美国人从未把我们当成美国人。在这里,我们很多人虽然很拼命的干活儿,但依旧挣不了什么钱,钱都让美国人给挣跑了。
 
    我爷爷说,国很穷,但他依旧想在死后葬在哪里,因为那里有他的父亲母亲有他的兄弟姐妹。我虽然也没回去过,因为那里太遥远了,但我知道我们不能失去那里,否则,美国人再看我们华人的时候,是一群连故乡都没有的人,那更得欺负我们了。我们,得保卫那里。。。。。。”
 
    “你的意思是?”司徒美堂的两道浓眉炸起,满脸惊异。
 
    年轻的周大鹏的一番话固然是说的是于情于理,让心系故土的司徒美堂不得不心生欢喜早已不怪他的贸然插言了,但最令他惊讶的是年轻的周大鹏最后一句话,他那个意思分明是。。。。。。
 
    “是的,门主,我希望能回国参战,我相信我的伙伴们不会拒绝的,我希望和刘团长和他的弟兄们一起,用我们的枪告诉日本人,这里是国人的地盘,给老子滚回去。”周大鹏脸色涨得通红,终于说出了自己的野望。
 
    “嘶~~~~~”刘浪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位小兄弟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怪不得他说捐赠物资什么的都不好使,整了半天是准备拉起队伍亲自回国跟日本人开干来着。这算什么?外籍兵团义勇军吗?
 
    “傻孩子,国不缺人,缺的是钱是装备,你们一群年轻人不仅没接受过什么正规军事训练,又压根不知道国是什么地情地貌,说的话又是带着西方式口音,去了反倒是给国政府添乱,这个主意太过异想天开,不成的。”司徒美堂摇摇头,叹息着否决了周大鹏的热情。
 
    “不,门主,您误会了我的意思。国不缺的是陆军,但据我所知,他们很缺空军。”周大鹏却是很固执。
 
    “咦?大鹏,说来听听。”刘浪一听空军,顿时来了几分兴趣。
 
    “嘿嘿,刘大哥,你知道我周大鹏真正的工作是干什么的吗?”周大鹏脸露出几分得色。“我可是三藩市周边农场最出色的农药播撒员,开飞机播撒哦!”
 
    “难不成美国农场已经开始用飞机播撒农药了?”刘浪微微一呆,对美国人农业现代化惊叹不已。
 
    这可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共和国直到啥时候才开始有飞机撒农药这操作的?
 
    “当然,我可是拥有着七百小时飞行记录的正式飞行员,怎么样?刘大哥,我厉害吧!”周大鹏骄傲的像只小公鸡,挺起胸脯道。
 
    “牛”刘浪冲着这位年龄其实自己现在还大三岁的“小弟”竖起大拇指。
 
    七百小时的飞行记录别看在八十年后算不了什么,八十年后想真正进入空军部队服役,世界绝大部分国家基本都要求飞行员需要训练飞行时间超过一千小时。但在这个时代,七百小时的飞行记录绝对已经算是个老飞行员了。
 
    世界大战战争爆发的时候,不管是盟军还是第三帝国,前期还要求前线的飞行员必须有五百小时以的飞行记录,到了后期飞行员大量损耗,飞过100小时的飞行员已经可以进入战场了。
 
    “可是,光你一个也不成啊!国缺的是航空部队,不是一个飞行员。”司徒美堂哑然失笑,摇头道。
 
    在老爷子看来,这同样是一个热血青年所做的不切实际的梦而已。
 
    “门主,我可以去招募,和我同批培训的华人农用飞机飞行员有十几人,虽然他们很多已经没有做这个工作了,但我相信他们一定会重新飞蓝天,并且会同意和我一起到国和同胞们并肩战斗的。还有很多美国年轻人,因为农场的亏损他们很多丢失了工作,他们需要工作,我们用高薪聘请他们,远超美国本土的薪水聘请他们,请他们把帮助国打败侵略者当成一种危险性较高的工作。而航空部队所用的飞机,人员的装备给养和薪水,都不用找国政府掏钱,由我们筹措的捐款里面支付,国政府只需要给我们地方和引导我们战斗行了。”周大鹏自信满满地继续说道。
 
    显然,这个想法并不是临时起意,至少是已经在他脑海里构思很久了。
 
    刘浪和司徒美堂两人面面相觑。
 
    见两位大佬有所意动,周大鹏更是来劲了,屁颠屁颠的去拿来纸笔。手机端
 
    奋笔疾书,“唰唰”在纸写起来。直到一整张白纸写完,周大鹏才有些亢奋地将自己所书写的字内容放在刘浪和司徒美堂面前。
 
    这是一份周大鹏自己草拟的飞机设备购置清单以及人员构成和美籍人员薪酬以及总费用核算。
 
    美国外销型“f11c-iii型”战斗轰炸机六十架,单价25000美刀,总计150万美刀。
 
    “a12雪莱克”攻击机三十架,单价27000美刀,总计81万美刀。
 
    每架飞机需要购置两到三台发动机备用以及其他备用零件需要费用大约150万美金。
 
    招募飞行员200人,华籍飞行员100人,美籍飞行员100人,地勤及飞机维修人员400人(地勤人员可以由国本土招募聘请,可减去200人)。飞行员月薪酬按照级别500至800美金,维修技师每月300至500美金。
 
    同时,飞行员享受飞行补贴,每飞行100小时,将奖励500美刀;享受战斗补贴,每进行一次战斗,奖励200美刀,击落一架敌机,奖励500美刀。
 
    这还不算,周大鹏甚至将后勤供应所需物资等等都列得清清楚楚。想来,这些数据在他的脑海里已经不是停留一天两天了,那也许是一月甚至数月了,否则,没人能如此之快将这些事无巨细的数据都给马列出来的。
 
    只是,按照他这所列的,后勤物资保障什么的都先放下不谈,单说飞机和配件,得近四百万美刀。再看那些人员的薪酬,光飞行员月薪,按照他的说的200人的数量,平均起来每月十二三万美刀左右,这一年可又得一百五十万美刀。还有同样薪酬不便宜的维修技师,可能这一年也需要一百万美刀,再加地勤和各种保障人员,一年光人员薪水的投入,是近四百万美刀。
 
    如果再把这些物资运回国,再装备足够的弹药和油料和各类保障,也是说这第一年的投入,高达九百万美刀左右,后续的投入将更是惊人。
 
    看着两位大佬看着自己所列的种种物资及价格在吸冷气,周大鹏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道:“我的梦想,是当一名空指挥官,这些都是我这一两年仔细琢磨过的,想让一支空军拥有强的战斗力,得用最强的装备和最好的待遇,是钱用得有些多了。”
 
    “哎,大鹏啊!你这可不是钱有些多哦!那是太多了。”司徒美堂摸摸自己的长髯,叹息着说道。“你知道吗?我们洪门两堂,一年的总收入才多少?五百多万美刀。你可别看这五百多万美刀不少,但我洪门可是有五万多弟兄和他们的家人靠着堂口吃饭呢!平均下来每家一千美刀还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