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如今的国府小集团的利益早已经凌驾于国家和

 姓司徒又在美国,而且能出现在这洪门所在,刘浪想不和那位历史名人联系在一起都难。
 
    “咦?刘校厉害啊!我这个化名你都知道?”拿着浓郁粤腔讲话的白胡子老爷子脸闪过一丝惊异。
 
    “原来是司徒门主,刘浪惶恐。”我去,竟然是这位大佬亲自来访,刘浪忙规规矩矩双手抱拳依足江湖礼节冲着这位老大爷是一礼。
 
    这个江湖礼,无论是从年龄还是曾经的时空他曾经为国做出过的贡献,司徒美堂都受得起。
 
    司徒美堂,对,不是什么司徒雷登。
 
    和那位未来的驻国大使也没有半毛钱关系。那是一个任何读过民国历史都无法忽略的大佬,真正的大佬。
 
    这位十九世纪末以14岁之龄独闯美国,响彻世界洪门的创始人,被未来共和国都冠名以“旅美侨领”的华人,不是因为他手下的实力有多么大,而让刘浪尊敬。
 
    刘浪来这个世界见过的势力他大的人多了去了,无论是坐镇北方的何将,还是自家那位新科四川王堂叔,那都是手握二十万大军的主。
 
    可是这位不一样,少年之时即漂泊海外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扎下了根,但他从来没有忘记过故土。从这个世纪初,和赴美的孙先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之后,司徒美堂多次发动筹款,支持国内的革命。国全面战争开始之后,为支持抗日,司徒美堂发起成立“纽约华侨抗日救国筹饷总会“。八年时间,有记录的捐赠高达1500万美刀左右。共和国成立,这位不仅发拥护红党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组建人民民主政府的主张并亲赴万里回到故土,直至八十余岁病逝于北平。
 
    可以说,这位无论他是否顶着一个海外华人帮派老大的大帽子,但做为一个国人来说,他绝对是合格而且优秀的。面对这样的一个人,刘浪又怎能不表现出自己足够的敬意?
 
    “哈哈,刘团长对我看来并不陌生啊!那怎么不去纽约老夫那里坐坐,还要专程跑到三藩市玩一场,害得老头儿我又是飞机又是汽车的跑了一整天。美国可不我们国小啊!”司徒美堂突然大笑起来,顺手拍拍身边的太师椅,示意刘浪坐着聊。
 
    刘浪苦笑。
 
    这还真不是他故意的,他来美国主要是挣美国人的钱顺便搞点儿新装备回去,但若是说和这位侨人领袖打交道,刘浪还真没想过。人家这位大佬向来是和国府级别的高层打交道的,那里会跟他一个小团长有什么深交。
 
    “若不是清河大晚的给我打电话,老夫还真不知道斐名外的刘浪刘团长在我洪门做客,差一点儿错过了啊!不过,刘团长没让我等海外侨民失望,不仅昨夜和日本刀客一战,再次大涨我华夏之威风,长城一战更是尽灭万日寇卫我万里河山,实为我华之英雄,洪门下数万人尽皆叹服。”司徒美堂望着刘浪一脸肃然。。
 
    刘浪的名字对于极为关心国内局势的司徒美堂来说当然不算陌生,要不然也不会一听到刘浪的名字跨越了大半个美国来这里见他了。
 
    “不敢不敢,刘浪身为军人,卫疆守土乃是本职,怎得司徒堂主如此美誉,至于昨日与日本刀客一战,乃不忿其属下对我国出言不逊而台应战,破坏了洪门规矩还望司徒堂主见谅。”刘浪慌忙摇手一派绉绉的说道。
 
    不知道的,还以为刘团座是读了不少诗书是个饱学之人。实不知这已经是某胖搜肠刮肚尽其所能了,如果再多聊几句,某胖要穿帮。
 
    还好,刘浪提及的昨日之事让司徒美堂眉头微微一拧,肃然道:“昨日之所以会有日本武士出现在我华人擂台,实是三藩市堂口不愿意损坏我洪门之名声所为之举,其实在老夫看来,两族既已成水火之势,又何必对他们讲什么信义。还好刘团长大发神威毙杀日人于拳台之,否则让美地之华人知晓我洪门和日人有所交易三藩市诸人定难辞其疚。”
 
    司徒美堂能逐渐捏合两大堂口成立洪门,那心智自然是不用说,只听刘浪这一句话,知道这位抗日英雄对日人出现在唐人街颇有微词,立刻做出解释。
 
    当然,这也是刘浪,不仅顶着抗日英雄的光环,还显示出了超人的武力值,换成是别人,算是做错了,堂堂一洪门大佬也决计不会如此轻易认错的。
 
    这尚是洪门首次正面对刘浪做出请岛国武士来此华人场所做出解释,而且是洪门第一大佬,话也说得很明白,刘浪那点儿不忿之心自然也烟消云散了。
 
    嫌隙之心一旦尽去,再加司徒老爷子曾经的威名,让刘团座难得的谦虚,一老一少相谈甚欢。
 
    这一聊,从傍晚聊到了饭点。国人向来都有在酒桌谈事儿的习惯,自然又是一顿好酒好菜招待。
 
    酒足饭饱之余,两人终于谈到了正事儿。
 
    “今日听刘团长介绍国内形势,老夫才知道故土之危急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地步,日人亡我华之心不死,我海外华民绝不能坐以旁观。老夫欲成立“美国筹款抗日会”,号召美国华人捐款故土卫我万里河山,不知刘团长还有更好的建议没有?”司徒美堂试探着询问刘浪道。
 
    毕竟,刘浪现在可不光是什么抗日英雄,他现在在美国的官方身份可是国府军政部委任的考察军械的校武官,司徒美堂问他这个,一点毛病没有。
 
    刘浪却是满脸苦笑,本应该在全面战争后成立的“美国筹款抗日总会”提前三年成立了,自然能弄到更多的钱输往国。但是,那些钱能真正的用于抗日吗?在四大家族逐渐掌握国经济的今天?
 
    要知道,日后当司徒美堂踏足国大陆,却发现自己辛辛苦苦筹款的一千多万美刀到了国府却用的毫无名度,根本无法确定用于何处。痛心无的他才拒绝了光头大佬的招揽重新寻找能救自己国民与危难的军队而接触了红色部队。
 
    难道说,这笔钱又要去肥了那帮国家的蛀虫吗?刘浪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的。
 
    但刘浪也不能直接说,您要是有钱投我独立团吧!我敢保证我绝对换成武器打小鬼子。刘浪敢说,他只要这样说,这个热爱故土的老头儿绝对会扭身走,他一毛钱也别想看到。这个时间段,这位大佬对曾经他的好友领导下的国府还是无信任的。
 
    “其实,我觉得可以用实物捐赠的方式较好,如军械或国内急需之设备要更好。而且,最好国内也有代理人监督物资所用。”刘浪微微一思索之后,还是决定用这种委婉的方式说更好。
 
    司徒美堂多聪智的人,刘浪如此一说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脸顿时浮现出一丝怒色,继而又有些颓然。
 
    已经人到古稀之年的洪门大佬太明白了,贪腐之事古今外皆是,哪怕是如此国破家亡危难之际。可偏偏算明明知道,也解决不了。
 
    刘浪也只能微微叹息,别说是他一个海外华人,算是如今国政坛第一人光头大佬,也解决不了贪腐这个可怕的顽疾,他只要敢冲那些人动刀子,也是他下台的时间了。
 
    说来说去,不光是人的问题,那其实是制度的问题。在如今的国府,小集团的利益早已经凌驾于国家和民族利益之了。
建议,不知道可以不可以。”一旁负责给两人添茶倒水的周大鹏突然小心翼翼地开口。
 
 第773章 航空义勇军?
 
    见周大鹏壮着胆子插言,司徒美堂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品書網
 
    周大鹏并不是洪门的人,只不过是协胜堂一个管事的外甥,本来是没资格进入到这里给两位大佬当小厮的。只是刘浪对这个在拳馆内新结识的小兄弟倒是很看得眼,酒桌特地把他拉过来给特地给司徒美堂敬酒,这可是协胜堂一帮管事都没有的待遇。
 
    于是,新入大佬法眼的周大鹏也才有资格进入此间来给这两位倒茶。
 
    但是,司徒美堂可没想自己和刘浪商量大事的时候,周大鹏会插言,这对于特别讲究资历的帮派来说,实是大忌。
 
    见司徒大佬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情急之下插言的周大鹏也知道自己闯了祸,小脸顿时一片煞白。在美国大陆,政府是老大,但在抱团异国求生的华人界,洪门却是当仁不让的老大,甚至说话美国政府还要管用的多,开罪了大佬,这后果。。。。。。
 
    刘浪却是微微笑起来,“大鹏,有什么想法说来我和司徒门主听听,或许能给我们一个什么新的启发也不一定。”
 
    刘浪对周大鹏这个自己在唐人街接触的第一个年轻人之所以很有好感,不是因为他对自己极为膜拜,而是刘浪在他身看到了一个华人青年所应具有的很多优良品质。开朗、热情、心思单纯却对故土有着一片眷恋之心。可以说,刘浪从他身看到了曾经时空年轻时代的自己。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这么妙,有些人相对一辈子或许都不能成为朋友,而有些人,只需一眼,能引为知己。
 
    在昨日那个夜晚,周大鹏遇到了自己的偶像刘团座,而刘团座也遇到了这个他很欣赏却给他带来更大惊喜的他乡同族。
 
    虽然他刚才只不过是想替这位贸然出言的小老乡在很注重江湖规矩的洪门大佬跟前解个活儿。
 
    “刚才我听门主和刘大哥聊了半天,可能是为在为以什么样的形式捐助国抗日苦恼,大鹏以为,无论是捐钱还是捐助军械物资,都不是最佳方法。”周大鹏稳稳心神,竭力保持镇静说道。
 
    “咦?小子行啊!我们都还没说不行,你先给我们给否定了。行,你大胆说,有你刘大哥在这儿,算是瞎胡扯我今天也不怪你,不过,以后这洪门你可是别想再进来了。”司徒美堂白眉一掀,看了周大鹏一眼,伸手拿起茶杯抿了一口道。
 
    那意思很明显,想搏出位?行。但得有点儿实际的东西,否则,以后都出不了位了。